<i id="vyr4s"></i>

      當前位置:首頁>>案例分析

      毆打他人誘發心臟病死亡如何定性?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杜某與被害人陳某系近鄰,素無積怨。2002年12月2日晚6時許,杜某得知陳某因瑣事辱罵其女兒,便與陳某吵罵、推搡,繼而徒手廝打,后被他人勸開。被害人陳某坐在地上氣喘、出汗,臉色發青,后送至附近醫院準備救治,陳某已死亡。經法醫鑒定,陳某系被他人打擊誘發心臟病致心力衰竭死亡。杜某于案發后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另查明杜某不知陳某患有心臟病。


      意見分歧:


      對于該案的認識有三種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杜某無罪。主要理由是被告人杜某的傷害故意和行為顯著輕微,尚未達到構成犯罪的程度;被告人主觀上無法預見本案中的危害后果,因而也不存在過失。


      二種意見認為被告人杜某的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理由是:被告人杜某與被害人陳某廝打,主觀方面具有傷害的故意,客觀方面其傷害行為導致了被害人陳某誘發心臟病致心力衰竭死亡的危害結果。


      三種意見認為被告人杜某的行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理由是:被告人杜某對本案的后果具有過失的主觀心理狀態,客觀上由于其過失導致了被害人陳某誘發心臟病致心力衰竭死亡的后果。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其理由如下:


      被告人杜某對于本案中的危害后果具有過失犯罪的心理狀態。在本案中,對于危害結果而言,雖不能判定被告人杜某已經預見,但認定其應當預見,卻是具有充足理由的。因為每一個具有正常認知能力的人,都應當預見毆打他人,包括健康人和患病者可能發生的危害后果。當然,是否“應當預見”也必然地要包含著法官的主觀判斷,所采用的標準也有所爭論,但筆者認為,我國刑法第四章中相關條款的立法意圖就在于保護所有的人的人身權利不受犯罪、包括故意犯罪和過失犯罪的侵害,所以法官在作是否應當預見的判斷時,應以公正的認知能力標準并參酌個案的實際情況來考慮問題,而不宜降低標準作出有利于加害方的考慮。


      在分析本案被告人的主觀心理狀態時,還有一點需注意的是,即被告人是已經預見到并希望或放任這種危害結果的發生還是應當預見可能發生這樣的后果由于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這是區別故意傷害致死還是過失致人死亡的關鍵所在。對此,筆者認為必須注意到以下三點:1、本案起因于鄰里糾紛,雙方素無積怨。2、從事發過程來看,亦系從吵罵、推搡發展為拳腳相加而未使用任何兇器。3、被害人損傷所反映來的所受傷害程度也有助于客觀地判斷被告人不具有希望或放任嚴重危害被害人健康或生命的故意。


      其次,從本案的證據來看,被告人杜某的行為在通常情況下,不是必然地產生被害人陳某死亡的危害結果,但由于被害人患有心臟病這一自身的特殊條件產生了這種危害結果,應當認為被告人危害行為的外力作用與被害人誘發心臟病致心力衰竭死亡之間的因果關系是清楚明晰的。被害人原來患有心臟病,也是導致被害人死亡的另一因素,但這一客觀因素的存在并不能改變被告人毆打被害人致其病發這一主要原因的存在。上述客觀因素只能作為對被告人從輕處罰的酌定情節。


      上一篇:雙心護理用于幾例心臟病患者的案例分析    下一篇:妊娠合并心臟病的臨床護理
      国产精品TV在线麻豆_亚洲无码在线三级片免费_国产口爆吞精在线视频网站_人人妻在人人操一区